大彩网的:我最多要两个孩子!

文章来源:一兜糖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2日 18:38  阅读:2076  【字号:  】

东华镇一初中 九三班 张霖柯

大彩网的

正值暑假,我的课外班比以前多了起来。周六,我妈像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接我从课外班回家。空气闷热无比,天上阴云密布,时不时还打几声雷。行人都在往家赶,我们也不列外,加快了速度希望赶快到家。当经过十字路口后,听到车胎处传来砰的一声,一股不详的预感传遍全身。我下车检查,发现车胎被什么东西划破彻底漏了气。我和我妈只好慢慢推着车往家走。眼看乌云越来越密集,马上就要下雨我们也只能干着急没办法。

不多一会,我们到站了。下车时我们发现这位叔叔碰巧和我们是同一站。我和妈妈还没走几步,只见一个骑电动车的青年因车速过快而撞到了路边的一根柱子,这根柱子砸中了一位缓缓而行的老奶奶。我和妈妈刚要去扶她,只见一个人影从旁边闪过,上前去扶起了老人。我定睛一看,又是他——那位车上让座的叔叔。他敏捷地把老奶奶扶起来,检查了一下伤势,又叫了一辆出租车,决定送这位老奶奶去医院。为了协助他,我和妈妈也一同前往。到了医院,叔叔忙着挂号,把老奶奶送进了病房,然后又去取药,忙得不亦乐乎。最后,我们又一块把这位老奶奶送回了家。老奶奶的家人了解情况后,对这位叔叔千恩万谢,还要把医药费还给他。这位叔叔仍是一脸腼腆,并急忙与大家打了个招呼,就匆匆离去了。

走着走着,忽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,便走进餐厅里,想路些东西。服务员走过来,问我要吃什么,我拿起菜谱觉得都不错。就先叫了一个巧克力蛋糕,但服务员却送来一个大碟子,上面盛着一粒咖啡色的药丸,我惊奇地对服务员说:我要的是巧克力蛋糕,不是药丸。服务员却说:这粒药丸就是巧克力蛋糕,它有大量的营养,请尝尝吧!我试吃了这粒药丸,觉得身上充满了劲,味道也不错。

这时我又想起来贫困山区的孩子们,我立即点击了一下屏幕,真没想到,眼前立刻出现了一间间宽敞明亮的教室,每间教室里都坐满了孩子,他们正专心致志地听老师讲课,脸上荡漾着快乐的笑容!这时,画面上方出现一段文字: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家家户户都过上了幸福、富裕的生活。人们安居乐业,再也没有辍学的孩子们了。

我感到焦虑、禁锢,企图收复失地,却又为在这个人身上发现的密室着迷,顾此失彼。这听起来象一个关于家庭的故事,有上层建筑的味道。说起上层建筑,就离不开权力和规则,支配和服从。其实我不想有这些上层建筑,否则物质的柔软敌不过灵魂的僵硬,爱情的甜蜜也象是装饰。需要时间和机遇,需要得一个自由出入密室的密码,等我把我、我的家当和空间全部搬进他身上的密室,到那时,呵呵,一切就我爱我家了吧。家是什么?有人说家就是一幢房子,一间套房,而我觉的家不仅仅是房子,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亲情,是亲情把家装饰得五彩缤纷,充满馨。 我从很多的电视剧和现实生活中看到,有些富商,有着一套套的别墅,高档的家具,是那么得富丽堂皇。然而,这家庭里没有亲情,这富商的子女们不喜欢回家,他们没有父母的关心,家庭的温暖,回来又有什么意思呢?再漂亮的房子,没有了亲情的滋润,一样会显得冰冷、难看。如今的人们,一心只追求豪华的楼房,而忽略了家庭里亲人与亲人间的情感,这才是最可悲的啊!

再往前继续走,远处的树像水墨画,树后的山若隐若现。从远处传来一阵阵欢快的歌唱,这边的树叶沙沙地迎合着。树是白杨树,像一个坚韧不屈的军人在放哨。




(责任编辑:靳尔琴)